用一句话来证明你是武汉人,你会说什么?

感谢邀请,因为我自己不是土生土长武汉人。但在武汉也生活了17年了,很多人觉得要会说武汉话就证明自己是武汉人,那我现在我也会说。

2009年当时跟同事看武汉说唱团的那个年度大戏《一碗都是我的》,看到很多地方同事都笑,看到我不笑,就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里面有很多武汉本地的方言,我听不懂其中的含义,就不知道剧里面的笑点,错失了精髓。

例如一个人说大家好,我叫占乡音,我爸爸叫占便宜。后来才知道武汉话的占乡音就是占便宜。

那个剧里面出现了很多武汉话,例如当时陆鸣老师说,找一个生麦子上来互动。生麦子是生面孔的意思。

还有诸如栽麦子,踹麦子,半转,邪货,过了脚,吃了篓子,掉的大,拎不清等等。慢慢的接触了越来越多的武汉方言,也能够融入到武汉的市民生活中去。

等后来娶了武汉的老婆,每天跟她练习武汉话才知道,武汉的汉骂和武汉话的魅力。

她一跟我吵架,就说我是外码,是乡里吖,说我脑壳进了水,像个逼苕。我就说她像个艳艳,是个半转,吃喝闪的班子。

武汉话中,个婊子养的已经很难听了。但是“个把马”很多人挂在嘴边经常说,但是个巴马是缩略之后的说法,我从一个老武汉人口中知道了“个巴马”这背后对应的原始句子之后,觉得非常的震惊,太恶俗。

所以武汉的方言可以学一学,但是汉骂真的吃不住哈哈。



昨天我到汉口去办点事,在一个十字路口看见两个老武汉人在对骂。一个老武汉骑电动车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正好左转绿灯亮了,他直接就左转了,这时跟在他后面的是另一个武汉老头硬是超车从前面那个老头的车前右转了过去,险些碰撞。话说到此应该是化险为夷相干无事的各自走了就算了吧,这时那超车右转的武汉老头甩了一句“你个死婊子养的,你么样骑的车?”左转的那个武汉老头随口也蹦了一句“你个板妈的,,你不是死婊子养的,你是活表子养的”,,,渍渍渍,,,你们听听,,这就是地道的老武汉。粗鲁低俗及不文明的口头禅,你们说说武汉还有哪些粗鲁低俗的口头禅?

看了一些人写的东西,尽是稀烂的班子,武汉是个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你们写的只是底层人的话中的粗囗而已,真正能一句话证明自己是武汉人的是:您“俩”吃了冒、您“俩”过了早冒,这才是正宗武汉人说 武汉话的代表、精髄。别把口头禅的粗话当光荣。

伢们嘞!快点起来唦,对面新开了一家蔡林记热干麵馆,都说蛮好吃,芝麻酱蛮香。起晚了,冇得了。

桂姐,你听说冇?他们都在那里鬼闹,说,黄鹤楼上看翻船,幸災乐祸。

两个武汉人见面打招呼:“哟嚯,霍姐,你今天起了篓子咧”。“哎哟,造业啊,拐子,只撮了点虾子......”-----看懂的都是老武汉!


武汉话四级:1.毛巾:扶子,洗脸用的毛巾扶子。

2.红薯:苕,烤倒7的红心苕。

3.轮胎:滚多。4.膝盖:克级头。

武汉人最讲胃口,招叶时的救命之恩,一生都不会忘记。



"婊子养的",是近百年来汉口的代表作 ,俗称:汉骂。起源于汉口花楼街,花楼街故名思意红灯区。上世纪初花楼街西起民权路穿民生路东止江汉路,南有黄陂街北有中山大道 民生路西为前花楼 民生路东为后花楼。在这花楼街里曾有着无数的性服务工作者,她们在工作中不慎中标生下的孩子无父教无娘管,这些流浪在汉口的大街小巷靠卖苦力或小偷小摸求生存的孩子。在百年汉口市民里同情他们喊一声:小婊养的,烦他们咒一句:臭婊子养的,恨他们骂:小婊子养的,我二 S你姆妈!

火姐,么样搞得像个赵妈子一样,黑里妈区滴!武汉的班子集合!我现在,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地人在武汉!武汉的班子都被拆迁,拆散了!还是怀念小时候!

拐子,借个火咧!

一次和同事出差外地,在一家小餐馆吃饭。見一个服务员抓起一个碗添饭。同行的一位嫂子把起喉咙,憋着弯管子普通话喊:“橙“到,“橙“到!(放到)你看你那个碗“拉瓜“(肮脏)死得的。“克“(去)“恶舍“(狠狠)洗“哈“(下)……

服务员愣了一下,从她的表情终于领会过来了。